童惊屿

我想象着蓝宝石和金属球。
吃瓜,偶尔产出🌝。

【拉二闪/车/ABO/PWP】日落海棠

A拉二×O闪闪 发情期play  王座play

入坑猝不及防,拉二闪可真好吃(=゚ω゚)ノ

预警:r18 ooc

ao3:光辉大复合神殿

石墨备份:王之宝库

沉迷陛下美貌(吸溜溜。),控制不住开车的双手,人物性格把握得可能没那么准(?),多多包涵,食用愉快~(=゚ω゚)ノ

【林秦】个人所有林秦产出打包版~

 以下就是我个人所有的林秦文整理。在林秦圈的日子也要结束了,是时候好好道别了。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smvt1il

关于二刷的事,后来我和其他太太讨论了一下,觉得现在同人志的出版还是不安全,我们还有学业和工作,不能冒险。所以真的对不起还想要本子的读者,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确实有一点遗憾,但我们都为了彼此努力过,也足够了,等风头过了说不定还有机会。

 
煽情的话不说太多,我们每个人都会从一对cp萌到另一对cp,从一个圈到另一个圈,没什么好伤感的。我大概是去年这时候入的林秦圈,和许多太太成为了好朋友,也认识了很多可爱的读者。 
 
对读者的爱意,我总是手足无措,觉得无法回报也不知如何回报,只能奢望自己的文章能稍微给你们的生活带来一点点快乐和感动。 
 
我还在这里,我还会写许多的文章,某天你刷首页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发出“哇,我们又萌上同一对了”的感叹。 
 
至于林秦,我笔下他们的故事结束了,但实际上他们永远在平行时空中相爱,永远会在璀璨星辰中创造一个又一个新的故事。 
 
对于你们,致谢际遇,感恩相遇,期待重遇。 
 
我只身一人孑然一身的来,带着一腔热情,又被一些琐事激得好胜又拼命;然而没想到现在我却可以,满怀爱意地、温柔至极地离开,这爱意是你们给的,这温柔也来自你们。  


我喜欢你,喜欢到天上的所有流星全都掉到玻璃杯里碎成热牛奶。❤
 
谢谢你,我爱你。❤ 
 


“天青欲雨,白墙走蚁”——短评《晃悠在棋盘上的那八年》

谢谢帅帅的文评😭😭,真的受之有愧,其实写八年的时候中间空档了很长时间,我一度觉得八年我可能不会写完了,但是好多读者还想要看后续,印象最深的就是帅帅了哈哈,是你私信我让我知道原来还有人在这么期待着这篇文❤️一直以来,你就是我的动力呀❤️
这篇文章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总觉得我想要表达的感情没表达出来,你能喜欢这样一个并不完美的它真的太好了,你们每个人对它的喜欢都是我的福气。
还有,谢谢你喜欢我❁´v`,我何德何能啊😭。何止温暖至极,简直把我点燃了❁´v`。其实我就是一个蛮自来熟的人啦,你们给我私信和评论都开心的不行的。我最喜欢你们啦。

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:

 @童惊屿 《晃悠在棋盘上的那八年》


 


关于这篇,我个人建议至少要读三遍,一遍大口吃肉,一遍在虚虚实实和过去现在中整理情节,一遍看那些芳华展露的瞬间,就比如“原来八年前的那阵风吹彻万里,未曾停歇。它吹跑了蝶翼上的磷粉,吹落了果树上的枇杷。而磷粉喂饱了日光,而白鸽衔去了糍粑。于是它温暖又耀眼。于是它圣洁又清甜。”


 


时间走着走着,闯进门的秦明就遇见了半坐在办公桌上的林涛,时间继续走着,他们约定共度一生,他们调侃着“多子多福”,然后他们罅隙暗生,他们抵死缠绵,他们分道扬镳。


林涛看着那个“六岁”的孩子若有所思,像谁呢?


时间仍然在不知疲倦地走着,真相终于到达林涛,心意终于传递给秦明,时光从十年前穿梭而来,撕裂梦魇的缺口,光芒腾起灰尘,林涛在秦明耳边轻声说,你好啊,秦科长。


 


童惊屿太太这篇《八年》是我入坑林秦的初心,甚至在我没有看过剧的时候。这篇与她的《三个称呼》、《成人幻想机》、《蝴蝶》相同,又不相同。这篇叙事无缝衔接过去与现实,大量细致又精炼的描写混合酷到没朋友的对白,让人欲罢不能。


林涛在油花四溅时捂住的耳朵,秦明问出的那句“你以为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”;我能猜到暗中观察的林涛咬着的后槽牙,还有秦明那句“你没有得到我这样一个糟糕的人的爱”;那两句大汗淋漓的高潮之后的“谢谢你”,中间隔着漫长的八年。这些瞬间都让我泪目,但是这些画面又过于温暖细腻,让我掉不下泪来。


 


最后的最后,林涛发现秦明的笔记本上写着,“我想他”。


自此之后,他们的故事有了苹果戒指的清香,尘埃落定,有了一个家。


在这些故事里,他们一直特别深情,特别冷酷,又特别温柔。


 


而我最后的私心,是我那样喜欢童惊屿太太。我曾经猜测你是多酷多帅的女孩儿,猜你爱读怎么样的著作,甚至猜你是不是姓童,猜你的头像,那个惊鸿掠影的“惊”是不是就出自你的笔下。我曾经暗下决心等你更完八年就写短评勾搭你吧,可最终勇气没有战胜我;在我们之间,只有那些绵绵不绝的震撼文字,透过你的笔端,直抵我的心田。


如果我的短评可以让你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天觉得温暖,那就太好了。



耽美同人创作真是越来越难了。
同人本的出版本来就属于灰色地带,因为国内根本就没有出版自由,耽美作品想通过正规渠道出版难上加难,可以说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并且都什么年代了还谈性色变,还视同性恋如洪水猛兽,没有统一的分级标准,所以作者就都要吃斋念佛地走绿色小清新路线吗。
“性”,本来就是一个平常得不能更平常的东西,就我个人而言,那只是在文章里直接地宣泄角色感情和丰满剧情的工具,同性关系也只是各种性关系中普通的一种罢了,而同性文的创作却要像干了什么需要谴责的事一样小心翼翼。
我写的任何一篇肉的目的都不是单纯追求热度和心理快感,是融合了我对角色的思考和感情的。
就像很多作者对性的描写的初衷并不是产出一篇黄色小说,而是想追求一种情色文学。
哪个用心写文的作者的文章被用“yhsq”形容,是真的会像吞苍蝇一样恶心吧。
虽然深海先生本人并非完全没有责任,但如果真的被一个抄袭者举报成功判刑了,那真是太玄幻了。
这种事再多点对本来就夹缝中生存的耽美圈子肯定雪上加霜。🌚🌚

我的妈。(ノ゚▽゚)ノ
梨门关宇宙第一好看了吧😃

【故障】你死去的糖

大概只是瞎写了一个逻辑死的车。

预警:污言秽语 没逻辑地干 第二人称梗 有【无张】

点这:

前后两千万拍照更清晰

 感谢阅读ヾ(✿゚▽゚)ノ


【林秦-r18】晃悠在棋盘上的那八年【中下】

 一个分手了八年的情人变py再复合的梗,秦明带娃跑,设定男人可以怀孕。有生之年系列哈哈哈,感谢小天使们等我~


前文在这这这

点这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7716294143095




太抱歉惹,剧情跑得真是很不满意,感觉都不配让你们等这么久,真的真的非常抱歉,我都犹豫要不要发惹,谢谢你们,比哈特~❤❤

风月宝鉴

想了一会儿,我也决定转了(๑‾ ꇴ ‾๑)。毕竟是我心中意义非凡的神作。
唐山海最后那句,“你就认命吧。”就是我心底永远的疤痕。

“你就认命吧。”他的诅咒,他的祝福。他腐烂之前给那张贯穿始终的情爱唱片画上的带着缺口的句号。

当初的我,一如文中的苏三省——反复地、不断地、不死心亦不承认地回拨唱针,来回听唐山海的那句模糊的低语。

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写一篇文评。

风月宝鉴,风月宝鉴。你看到了多少风花雪月,儿女情长,就看到了多少白骨蛆虫,血痕尸斑。

suirin:

必须转了!有生之年红颜提线骷髅还能再聚首,嗷!
有机会再和我宝炸世界!


颜俨:



良心不安地补一下风月宝鉴……




毕苏深海4P贵乱,两两三三都有PY关系,有3P,有非自愿强X,有迷X,请注意避雷。




红颜篇和骷髅篇是我写的,独食和局外人和提线篇是  @suirin 太太写的,顺序似乎大概也许是红颜→提线→独食→骷髅→局外人。




赞美磷磷!她的脑洞和文笔都是天使!




链接ao3,微博翻得也厉害不敢发了,打不开请私信ORZ




红颜篇




骷髅篇






【林秦-r18】晃悠在棋盘上的那八年【中上】

终于撸出分手炮。一个分手了八年的情人变炮/友再变情人的梗。秦明带娃跑。设定男人可以怀孕。w

预警:狗血 带点强制性的rough sex 路人单箭头

 前文:【上】

这是一个注定要接上床去的吻。

林涛把秦明摁在墙上,唇舌交缠间卷了他口中的空气。

唾液被搅得发出啧啧的声响。

他把手探到秦明的衣服里,撩拨那一大片赤/裸的肌肤。

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,男孩呆呆地站在原地,似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林涛知道那人脸皮薄,于是并没有提醒他,只是用力一拉把他扯进怀里,搂着秦明的脖子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他,然后朝男孩眨了眨眼,比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男孩悟性很高,识趣地退了出去,还大发慈悲地帮着锁了房门。

林涛推着秦明往前走,边推边脱他的衣服,他一颗颗解他外套的扣子,然后把那碍事的东西一把甩在地上。

他继续并加深了刚才那个吻,下巴上的胡茬磨蹭在秦明的脸上,秦明被痒得轻笑了一下,摇头去躲。

而林涛并没有放过他,他把手指插进秦明的发丝中,固定他的脑袋,强迫他和他对视。

他们一起笑着倒在床上,林涛抓着秦明的肩膀压在他的上方。

然后那笑容又蓦地同时消失。

前尘往事忽如箅梳齿上的乌漆,于此刻借助某种微弱如发丝拉扯的力量徐徐滑落。

曾经浓烈的爱情八年前那意义非凡的褪色便始于这个动作。

一步错,步步错。

这盘棋终成死局,黑子白子落了一地,听得是由内而外离析崩碎的声响。



“局里要调我去省公安厅学习。”八年前的某天,林涛曾边吐着烟边甩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的话,我可以不去。”他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。

“我觉得你应该去,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回来以后局里大概会提拔你当副局了。”秦明没有犹豫半下。

林涛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从沙发背上直起身子,“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?”

“那意味着我们将有很长时间连面都见不到,这对你来说也无所谓吗。”

这话听起来幼稚得够呛,但实际上林涛并非无理取闹。

秦明这段时间变得很不一样。

他会回避林涛走出卧室到客厅里去打电话,一打就是很长时间。

下班后经常不等林涛,借口有事先走一步。

在床事上也显得比以前更加淡漠。

就在昨天,林涛用秦明手机的时候,无意中翻到了他的通话记录,从前到后都是同一个名字——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。

他心里升起了莫名的怒火,于是把下班回来的秦明堵在了墙角,拿着他的手机在秦明眼前晃动着。

“这是哪个野男人啊?”林涛把手撑在秦明背后的墙上,笑着说。

他嘴角的弧度太过明显,要蹦出一把镰刀来。

秦明愣了一下,“林涛,你发什么疯。”他皱起了眉头。

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。”

“我的个人私事你也要干涉吗。”秦明怒极反笑。

林涛没再说话,突然发狠地扑到秦明身上,他把脸埋在秦明的脖颈处疯狂地亲吻啃噬,伸出手粗暴地去扯秦明的衣服。

“林涛,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。”秦明用力推开了他,他拢着自己的衣物,尽量平复呼吸。

“怎么,我现在连碰一下自己的人都不行了?”林涛被推得退后了两步。

他说完之后似乎觉得有些过分,于是缓和了语气,“别生气,亲爱的,我只是想知道……”

“我累了。”然而秦明轻轻丢下了这么一句,便从林涛的身旁走了过去,他撞到了林涛的肩膀,林涛手中的手机“砰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
“砰!”玩具汽车撞到了沙发上,而男孩还不死心地紧握着手中的遥控器,执着到想让那辆小小的汽车推走沙发的地步。

林涛穿着浴衣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恰巧看到了这一幕。

汽车上的轮子嘶嘶地哀嚎着,控诉这场不讨好的无用功。

他走了过去,蹲下身子,用手把玩具调转了个方向,那辆车于是顺畅地跑了起来。

“你有的地方真的很像我。”他冲着男孩说。

“但是有的事情要懂得变通,如果太过执着太过冲动的话,也许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重要的东西?”

林涛扫了一眼正在厨房里的秦明。

虚空中突然荡开一声温暖而遗憾的哼笑,从窗户中射进来的条条日光似银针一般把那声笑编制成轻软的柳絮,匠人的爱意遂铺了一地。

那当然是重要到无法形容的东西啊。




他们分手的那天,天气晴朗得不像话。

下班之后,林涛决定放弃驾车,步行回家,一路上好歹能整理整理心情。

他们早上刚刚吵了一架。

他寻思既然决定同意调职,那是不是应该谈谈孩子的事情。

毕竟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见面都成问题,更别提上床造人这档子事了。

当然秦明要是实在不想要孩子他也不会勉强。

但秦明并不表明态度,他尽可能回避这个话题,不清不楚含糊了事。

这些天发生的事不可避免地让林涛起疑。

他尽可能不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,只当秦明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不冷不淡又不愿意做过多解释的性格,他相信秦明心里有自己的打算。

林涛在心里这样琢磨着,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他和秦明秦明常去的那家餐厅。

就是那么不经意地一瞥,他心中仅存的侥幸霎时魂化缕烟。

他看到两个男人在餐厅旁边略显逼仄的胡同里纠缠着。

被压在墙上的正是他的爱人。

那个陌生男人把头放在秦明的肩膀上,用鼻子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气味。

甚至把手覆上了秦明的臀/部肆意揉捏。

秦明并没有反抗,他凑近了男人的耳朵说着些什么,看起来宛如情人间的呢喃细语。

那晚林涛直到后半夜才回来,他一身酒气地推开了房门。

“为什么这么晚。”客厅的灯开着,秦明一直在等他。

“你喝酒了?”他闻到了冲天的酒气,于是倒了一杯水给林涛,“醒醒酒吧。”

林涛一把甩开了秦明的手,玻璃杯打碎在地上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“别啊,这么一个大好的日子,怎么能不喝点酒庆祝一下。”

“你也应该喝点的,可惜没有了,不过没关系。”

他狠狠地抱住了秦明,吻住他的嘴唇,把自己口中混着酒精的唾液传递给他。

“住手,林涛,你喝醉了。”秦明在他的怀里挣扎着。

“秦科长,麻烦你告诉我,那男人谁啊,嗯?”

秦明放弃了挣扎,不可置信地望向他。

“他就是你拒绝为我生孩子,甚至要把我支走的理由吗?”

一瞬间,秦明的眼中闪过好多情绪,愤怒,自嘲,悲伤,痛苦,惭愧,疲倦,失望。

那些感情如瀑布一般飞速地倾泻,快到让人无法一一分辨。

最后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
那一晚林涛做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。

他摁住秦明的肩膀把他压在床上。

 点这:呼呼啦呼黑魔变身

 这章咋这么难写啊,快写昏古七了,真是脑洞一时爽。

 还是被我写得毫不狗血【躺平。  心疼秦小明【滑稽。 林队该如何洗【托腮。

下章就真相大白了w

 感谢阅读ww

【林秦-r18】晃悠在棋盘上的那八年【上】

一个分手了八年的情人变炮/友再变情人的梗。秦明带娃跑。设定男人可以怀孕。w

预警:狗血(并不)

点这:黑黑白白,走走停停。



被我写得一点也不狗血【躺平。

感谢阅读ww